@      原创在第三次长沙会战中,中国军队到底打物化了多少南京大搏斗元恶的第六师团?

当前位置: 萧僻市政工程公司 > 联系我们 > 原创在第三次长沙会战中,中国军队到底打物化了多少南京大搏斗元恶的第六师团?

原创在第三次长沙会战中,中国军队到底打物化了多少南京大搏斗元恶的第六师团?

原标题:在第三次长沙会战中,中国军队到底打物化了多少南京大搏斗元恶的第六师团?

大姚县闺帽驴友网

经过公多号“重析抗战史”授权转载

上一篇讲述了日军第三师团在第三次长沙会战中受到的惨重亏损,这篇则来讲讲第六师团状况。

行为南京大搏斗元恶之一的第六师团,曾被视为日军第一精锐,代号“明”部队。1937年日军发动周详侵华搏斗后投入华北,在保定作战中变态活跃,而后又投入淞沪、南京、徐州、武汉等正面战场90%的大战役,”各次作战中颇有勇名”。

第三次长沙会战中,第六师团投入9个步兵大队,4个野炮山炮大队,能够说是该师团主力作战部队基本都出动了。

根据第十一军参谋部那份统计通知,第六师团总共战物化461(28)人,战伤1388(54)人,伤亡总共1849人。依据这个统计数字,第六师团相比于第三师团的情况要益得多,出动兵力多于第三师团,但是亏损却幼于第三师团。

第六师团作战序列

第六师团长神田正栽中将

第六步兵团长竹原三郎少将

第13联队长友成敏大佐

第1大队大队长前田政吉少佐

第2大队大队长幼镐庸胜中佐

第3大队大队长鹰林宇一少佐

第23联队长 马大佐(后滨之上俊成大佐)

第1大队福田環少佐

第2大队阿部政太郎少佐(抨击长沙城时,左手贯穿枪伤)

第3大队大队长约略 (看各位读者补充)

行为第三次长沙会战中日军中央部队,第六师团投入了抨击长沙城的作战。但是值得仔细的是,第六师团长抨击长沙城的详细情况。第三师团抨击长沙能够说是倾尽通盘主力,从1941年1月1日最先就辛勤攻城。其主攻倾向为长沙城南,主要对手为第10军所辖由方预言家将军所指挥的预十师。

第六师团至1月2日夜才接到了抨击长沙城的命令,于是第六师团长命第六步兵团长竹原三郎少将率第13、23联队统统5个步兵大队向长沙城东北抨击。他们遇到的主要对手是第10军所辖朱嶽将军指挥的190师。

从方预言家的预备第10师与朱嶽的第190师战物化人数,也可看到这两个倾向战况强烈水平的不同:预备10师战物化1452人,战伤884人。190师战物化484人,战伤354人。长沙保卫战后,两个师均获荣誉旗,两位先生均获四等宝鼎勋章,但第10军军长李玉堂更赏识方预言家,保举他接替本身接任第10军军长一职。

实际上,第六师团抨击照样很圆滑的,神田师团长与竹原少将经过考虑后对作战有如下的请示:

(一)中国的城墙清淡的都很扎实,然而吾轻装的工兵,异国携带有余损坏城墙的炸药,因此,不要把抨击现在的固定在城墙,要把重点指向长沙城北侧街道。

(二)为了确保退路,要用一片面兵力确保长沙北侧的渡河点。”

笔者从后来人的眼光看,这两点外展现第六师团的计划是以有限兵力议决巷战击破中国军退守,稀奇是从生理上获胜,其次是准备益退守。

主攻第190师阵地的日军是23联队第2、第3大队。从3日晨最先,向190师570团阵地发首猛攻,570团团长陈家堂信念物化守阵地,并且亲临一线指挥,多次击退日军袭击。1月3日镇日,190师569、570两个团和日军第六师团抨击部队在长沙城东北角各处都打开了激战,局势专门焦灼。

而1月3日夜,第十一军察觉了中国军队正从各个倾向围困而来,最先决定退守。这边就展现个很耐人寻味的细节,第三师团长丰岛房太郎拒绝退守,想赓续袭击,但是师团参谋们都不声援,他于是又说相符第六师团长,效果神田师团长的答复是“答遵命军的命令走动。”

这就一改以前其“颇有勇名”的评价。只能表明第六师团神田师团长从袭击长沙最先就有所保留,到时候退守十足在他预先计划之内。

再说前线所列的第23联队亏损情况(第13联队史笔者未见过,于是也无法评论),联系我们日军步兵第23联队史在第2次长沙作战(第三次长沙会战)一章节末了挑到23联队战物化82人,但是笔者统计了附外,该部的战殁者人数约为102人。

再来看看第45联队的情况。

第45联队作战序列

第45联队联队长平冈力少佐

第1大队大队长松村辰雄少佐

第2大队大队长高桥栽一少佐

第3大队大队长日巧妙吉少佐

笔者根据日军步兵第45联队所罗列的战殁者名册统计,该部战物化42人。

另外,第六师团的工兵第6联队(联队长熊泽忠喜中佐)、辎重兵第6联队(联队长服部政之助中佐),其中辎重兵联队总共战物化52人。

第六师团抨击长沙时,将第45联队留在长沙东南榔梨市,以珍惜师团侧翼坦然,这一决策实际对于抨击长沙部队的影响能够说是决定性的。中国军队发动逆攻时,26军就是在这边受阻,使得抨击长沙的日军主力得以逃走被围歼的命运,而向北退守。

但是同样在榔梨市周边负责退守的辎重兵第6联队就很惨了,如同其联队史料所记录的数字相通,第2,3,5三个中队战物化52人,而还有未统计在内的部队不算。

榔梨市周边战斗仅仅是第六师团不起劲的溃败最先,从榔梨市到向北沿路退守,日军战史一次次记录其逆复陷入中国军队的重围之中,而为了救出第六师团,第十一军先后命第三、四十师团进走策答,更是让自力混成第9旅团的2个步兵大队辛勤抨击,以吸引中国军队兵力。

末了末了,笔者说说一本关于第三次长沙会战第六师团的书——《明兵团的血路》。这本在网上传说的很猛的一本书,笔者找了很久都未能在日本网络上的二手书店找到,咨询网络上标准的翻译者,他说他连看都没看过此书,更别说翻译了。

如该书中所说:

“16日撤回汉口,当天即请求参战各兵团清点人数,确认一下亏损情况。那时,参战各兵团的人员状况一片紊乱,既有返转途中被友军收留者,也有伤病现地住院者和后送者,还有勤务外出者,甚至有极幼批幼部队或散兵仍滞留敌阵中……总之,那时无法准确统计物化伤者数。之后仍赓续有滞留敌阵的散兵突破敌阵返回原驻地,直到(昭和17年)2月上旬”

(昭和17年)4月10日,第十一军才较实在地统计出物化伤者数:第二次长沙作战自最先到终结,(11)军共计战物化约2500名,生物化不明者118名,负伤者约3000名。(明兵团战物化1086名,生物化不明者66名,负伤者约1000名。)(11)军第二次长沙作战中的生物化不明者别离在昭和18年5月27日和昭和19年2月7日确认其战物化。但是,这些人当中照样有30多人战后从重庆在世返回国内。

以上为网络上该书原文,笔者觉得有的描述很有道理,但是对其数字照样在此存保留态度。以后有机会看到原书再做评论。

第三次长沙会战其他的参战日军部队,如第四十师团、自力混成第9旅团以及泽支队等,将在下期赓续分析,敬请憧憬。

新京报讯(记者 张羽)2020年脱贫攻坚进入决战决胜阶段。正在进行的全国“两会”上,来自一线的声音受到大家关注。全国政协委员、广西罗城仫佬族自治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欧彦伶在今年的提案中,建议相关部门应完善扶贫产业保险体系,扩大产业保险覆盖面,以此减轻极端天气对农业产业的影响。

原标题:5月30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气象台发布雷电橙色预警

原标题:75亿美元!用2年军费换新战机,乌克兰空军也阔气一回